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南江文明网 > 图片新闻

光雾山上 那一抹耀眼的橘红

发表时间:2015-06-08 08:40:00 | 来源:华西都市报

——追记国网四川南江县供电公司职工彭大权

群众自发送别彭大权。

2014年3月 彭大权(中)和工友在南江县柳湾乡无电地区施工。

彭大权生前所树的11号电杆。

  6月1日上午,巴中市南江县大雨倾盆。城郊殡仪馆哀乐低徊,数百位群众从四面八方自发赶来,大家举着“彭大权,一路走好”、“南江好人 我们永远怀念你”的挽幛,在雨中缓缓行进。

  殡仪馆工作人员说,该馆建成两年多来,如此隆重的追掉场面并不多见。逝者彭大权,生前是国网四川南江供电公司的一位普通工人,送行队伍中,除开同事和亲人,其他都是与彭大权素不相识的县城居民。他的离去,何以牵动着这么多人的心?

  光雾最美是红叶。这个在电力系统最基层工作了30多年的汉子,仿佛光雾山上最常见、最普通的一片红叶;由于家境贫困,他常年都是一身橘红色工装。多年来,那抹耀眼的橘红,跳跃在光雾山的千山万壑,为人们带来光明。

  时间回朔到5月29日下午,彭大权和工友完成工作,撤离作业现场后的返程途中,面对突如其来的飞石,彭大权一把推开身前的同事,自己头部却遭受重重一击,生命定格在48岁。他生前所树的最后那根11号电杆,矗立在青山之巅,永远守护着光明;他那张憨憨的笑脸和桔红色背影,也将永驻工友们的心间。生死2秒间把生的希望留给工友

  5月29日,是张志强进入彭大权所在班组第三天。当天下午3点半,在省道101线寨坡乡剪子垭一面陡坡之上,两人排查完11号电杆的接地拉线,撤离作业现场,向着山腰的公路攀爬,与往常一样,身为班组安全员的彭大权走在最后面。

  “最重要的是检查回填土是否松动,拉线杆牢不牢实”…一路走,彭大权向年轻的张志强传授一些工作常识。突然,头顶上方的公路上,负责安全巡视的工友何董惊呼:“石头,石头来了,石头来了快跑!”张志强一下懵了定在原地,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向自己的腰部,一个趔趄,身子朝旁边一歪,双手本能地抓住一从杂草,整个过程也就两三秒时间。惊魂未定的他向后瞥了一眼,只见彭大权头部朝山谷向下翻滚,瞬间便消失了身影。

  “老彭被石头砸了!”张志强哭喊着,工友何董与杨可南连滚带滑地下来了。“彭大权、彭大权”几个人一边在荆棘丛中寻找,一边大声呼喊,但只听得见百米深谷传来的回响。

  在事发地点下方30余米处,何董首先看到树梢上挂着的一顶橘红色安全帽,用手一摸,帽子的内衬全是血。大家心里一惊,继续向下搜索,最终在杂草丛中找到了满脸鲜血的彭大权,鼻梁上的眼镜已不知去向。任随大家怎样哭喊,彭大权毫无反应。

  附近的10余名工友闻讯赶来了,大家扣手并肩,迅速搭成一副“人体担架”,13位工友抬着身高一米七五、体重170多斤的彭大权,爬上70多米高的陡坡,用时仅仅17分钟。虽经医生现场急救,但因头部受伤严重,最终不治。

  “不救我,你绝对不会死哟,你走了,我咋个向周姐交代?”蹲在路边,张志强双手抱头嚎啕大哭。

  基层30年 工友眼中的“老黄牛”

  杨可南,和彭大权共事30年。他手机保存的照片里,彭大权身材高大,一身橘红色的工装,镜片下的眼睛里笑意盈盈。“老实巴交,最吃得亏”杨可南如此评价老搭档。

  1985年,两个人一同被招进南江县电力公司中咀火电厂,并分在一组。“那时年龄小,我最怕上夜班,很多时候还没等他(彭大权)来接班,我就睡着了。”但彭从未叫醒他,值班记录上,签名都是“杨可南”。次数多了,杨可南有些过意不去。“老彭,你咋不叫醒我呢?”这时,彭大权总是憨憨地一笑,“没啥,我瞌睡少,休息时补会儿就行。”

  从普通工人到班组长,再到安全员,彭大权带过许多年轻人。在青年员工眼中,这位大个子前辈虽然话语不多,但脸上随时挂着笑容。面对重体力活,他总是温和地鼓劲:“莫怕,有我在!”一位青年工人回忆,每次和老彭一起抬东西,都会感觉肩头越来越轻,回头一看,原来他把抬棒中间的绳子不断地往后移。次数多了,大家都不好意思,彭大权却嘿嘿一笑:“没事,我劲大。”

  2013年7月,南江县向无电地区宣战。该县长赤镇阳雀村和龙泉村,山高路陡,地广人稀。彭大权带头爬电杆,下午三四点钟吃午饭是常事,有时大伙儿都吃过了,他还在杆子上。为了赶工期,他曾经3个月没回过家。原定于6个月的工期,最后只用了3个月。

  对于安全工作,彭大权的要求近乎苛刻,每次上班前,都要对组员反复叮嘱注意事项,衣服纽扣没扣好,安全帽稍微戴偏了都不准上班。拉杆是否有偏移,每颗螺丝是否拧紧……他都要亲自逐个仔细排查。几十年来,其所在班组未发生一次安全事故。

  生日还差13天带走微笑留下思念

  6月3日晚,南江县城郊的黄金村,几间低矮的瓦房依旧沉浸在悲伤之中,这里是彭大权的家。

  村民们说,早年,工人身份的彭大权,每天骑摩托车上下班,很令大家羡慕,但他没有架子,路上碰到任何人,都会捎带一程。村民岳桂生腿脚有残疾,只要有空,彭大权都会绕段路来接他回家,从不收一分钱。哪家有个红白喜事,彭大权都会主动帮忙;有人去世了,都少不了他帮忙抬柩下葬,从不忌讳。

  近年来,村里人都相继盖起了新楼房,彭大权因为母亲和妻子常年生病,女儿又读书,他的工资就是全家人的生活来源,一年到头,彭大权都穿着那件橘红色的工装。

  尽管生活清苦,但他每天乐呵呵的。妻子周英华说,结婚25年来,丈夫就是家里的顶梁柱,承受着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,但他从未抱怨一句,两人从没红过脸,不管丈夫回家多晚,周英华都要等他回来一起吃晚饭。

  “忙,他一年到头都在忙。”彭大权72岁的老父亲边流泪边数落儿子。老人回忆,当年彭大权当年第一次去岳父家拜年,只呆了半天就偷偷溜了,说要赶回单位上班,气得岳父几年都不理他。

  在女儿彭滟眼中,父亲是顶天立地、懂得感恩的男子汉。“关键时刻,还得有组织。”她牢牢记住了父亲曾说过的这句话。去年9月,母亲患急性阑尾炎需住院治疗,可家里拿不出来钱。工程队党支部副书记魏建英知道后,立即送来干部职工捐助的2000多元,解了燃眉之急。“公司平时借钱给我,你妈妈住院,组织又捐钱关键时刻还是要靠组织!我想入党,但文化水平不高,做的事也普通……”

  去年,彭滟大学毕业进入成都一家公司打工。今年6月11日是彭大权48岁生日,懂事的她特地挑选了一套衣服,准备到时给父亲一个惊喜,5月29日傍晚,却接到父亲遇难的噩耗。“如果有来生,我还要做爸爸的女儿。”彭滟坚定的说。(记者 谢颖)

责任编辑:黄诗婷